北京赛车pk10走势图
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9

2018年李洪志“經文”剖析

發布日期:2019年03月20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修成文
[打印本頁]【字體大小:

  翻開李洪志2018年所發“經文”,雖無什么大作可言,只言片語的謬語邪論卻能窺豹一斑。若不然怎么向西方主子交差,更如何繼續蒙騙弟子。李洪志2018年“講法”、致詞之類的東西共有七篇,其中便文1篇:2018年4月23日《關于法輪大法在常人社會中定義問題》;講法2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二零一八年新唐人與大紀元法會》;致詞4篇:2018年9月29日《致歐洲法會》,10月14日《致二零一八年亞洲法會》,11月24日《致臺灣交流會》和11月27日《致越南學員》。

  這7篇所謂“經文”既有老生常談的邪教歪理,也有改頭換面的新動向、新邪說,從中還暴露出邪教內部之亂象。

  一、彈老調,邪教本質進一步暴露

  反人類、反社會、反科學是邪教組織的共性,“法輪功”邪教較其他邪教則有過之而無不及,從2018年李洪志所發“經文”中就不勝枚舉。

  1.人類道德下滑已是老掉牙的邪說。“法輪功”邪教打著“真善忍”的招牌騙人進入其邪教組織,以人類道德滑坡,修煉“真善忍”才能上層次,使道德回升來蒙騙練習者,這是李洪志及其“法輪功”邪教組織老掉牙的騙人把戲,也是對其弟子進行精神控制的一種手段,更是李洪志多年每每必用的伎倆。

  李洪志在《二零一八年新唐人與大紀元法會》上念念不忘故伎重演,他說:“到現在啊,人類的道德基礎往下滑,是人類自己要這樣的。”這是李洪志及其“法輪功”邪教組織反人類的具體體現,而在反社會方面則更加猖獗,他說:“現在就是這樣的一個社會,亂的社會,亂的世道,世風日下,再加上這個宇宙的成壞滅走到今天這一步的時候,它就是這樣了,壞了,要滅。”可見“法輪功”邪教在反人類、反社會、反科學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他還胡說:“所以它表現出來不只是人類社會,那個宇宙高層社會表現都不正常。”李洪志不僅反人類、反社會、反科學,就連宇宙他都能說成“宇宙高層社會表現都不正常”,真是反的無邊,邪得無際!

  李洪志在《致二零一八年亞洲法會》中也沒有忘記以反人類來彰顯邪教本質,蒙騙弟子們出來宣傳“法輪功”是為了救度人類,并且稱“救度一定是人類道德崩潰的時候”。所以說,李洪志及其“法輪功”邪教組織說“人類道德下滑”雖是老生常談,但也是邪教本質的彰顯。

  2.修煉第一位是精神控制的手段。“法輪功”邪教組織自出籠以來,一直在叫喊著要把修煉放在第一位。李洪志說自己法身無數,時刻在關注著學員練功的情況,使得弟子們唯恐李洪志的“法身”看到自己練功不認真,只能無休止地虔誠地練下去,以致身心疲憊而不敢有怨言,因為其精神被李洪志緊緊地控制著。

  李洪志在《二零一八年新唐人與大紀元法會》上更沒有忘記以“修煉第一位”對學員進行精神控制。他說:“修煉是第一位的。”這有兩個重要原因:一是“因為你的修煉好壞決定了你的救人力度”,既然決定救人力度,那弟子們就要好好修煉,多救人,才能“上層次”,早“圓滿”;二是“你的修煉好壞也決定了你的工作成效”,并且“這是一定的”。基于這兩點,弟子們只有好好地修煉,才能達到李洪志的要求。李洪志不僅用以上兩點來要求弟子們好好修煉,對其進行精神控制,還例舉了經驗和體會,“這么多年經驗走過來,大家都深有體會”,并告誡弟子們:“各行各業的大法弟子,包括各個媒體的大法弟子,都是這樣,在自身的修煉上抓的緊的,很多事情都會事半功倍。”正是因為能夠事半功倍,李洪志才能再度要求弟子們:“所以我們不能夠忽視了修煉。這是第一位的事情。”也正是有了“第一位的事情”,李洪志才能夠死死地對他們進行精神控制。其用心何其毒也!

  3.以“唯一希望”對弟子繼續進行精神控制。李洪志對弟子們進行精神控制的手段很多,但使用起來有效,或具有鼓勵性的應是“大法弟子是人類得救的唯一希望”。

  李洪志在《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中,則運用的順風順水。李洪志說的那些高層來的生命因表現“很不好”,“甚至于更差”,其原因是什么?李洪志說,“表面上被現代潮流,脫離了神傳文化的現代意識帶領”,而實質是“在共產邪黨社會里那種黨文化的邪惡的灌輸下”,使“那些現在的世人表現的這樣差,很差勁”。按照李洪志的邪說,那些高層生命轉世后變壞是共產黨文化教育的結果,要讓弟子救這些高層來的生命,就必須與共產黨對著干,并且將與共產黨對著干的任務交給了大法弟子。他說:“只有大法弟子才是他們得救的唯一希望,沒有任何人能做這件事情。”這“唯一希望”就成了其弟子們與共產黨對著干的奮斗目標,也是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控制的又一手段。

  二、新動向,日暮途窮進一步彰顯

  1. 皈依佛門,已見日暮窮途。李洪志自出山之日起,一直吹噓法輪大法是世界上唯一的正法,沒有哪路神仙能與之相比,他能高出佛主多少萬倍,并且稱“宇宙再大也沒我大”。大言不慚世人皆知!正因如此,自1992年以來李洪志及其弟子沒有人說自己是哪一宗哪一派的,只說是“法輪大法是唯一正法”。可時隔26年,李洪志在佛教問題上又有新動向。

  李洪志在2018年4月23日《關于法輪大法在常人社會中定義問題》中,卻讓弟子在世界各地可以用宗教注冊,“可以承認常人的定義為宗教團體”。由此說來,李洪志及其“法輪功”邪教組織開始皈依佛門了,可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李洪志及其“法輪功”邪教組織自知在世界范圍內無宗無派,只靠西方反華勢力的施舍,像喪家之犬難以度日,若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確為惶惶不可終日。騙弟子們多年的成仙成神,包括李洪志本人無一人如愿,墻上的畫餅實難充饑,弟子們跟隨李洪志這位主佛到處招人聲討,弄得人鬼皆非,家之不家,國之不國,怎么生存下去?李洪志在無奈之下,只能為其選擇了一個圖存的辦法——皈依佛門。

  皈依佛門,顧名思意是正式成為佛教信徒的一個手續,也就是所謂的出家,一般有這種想法都是因為對社會失去希望。難道李洪志心甘情愿地讓弟子們皈依佛門嗎?不是的,這是他無力回天的無奈選擇。他在本次“定義問題”中一開始就為自己開脫,“沒有任何一個宗教在初期他們的師父傳道時說自己是宗教”,他不說讓弟子們早就不是常人了,卻說“但是在常人的社會形勢中卻統統歸為宗教”。那邪教呢?邪教又什么時候說是宗教呢?看來李洪志只是想擺脫世人對其邪教定論的現實而選擇宗教的,還美其名曰“因此在人類社會中為了符合常人法律”。常人的法律能管得住“法輪功”邪教組織及其弟子嗎?你李洪志不是教導弟子們只有“法輪大法是正法”,誰的法律都不遵守嗎?所以說,李洪志讓弟子們皈依佛門只是權宜之計,不是內心所愿,只是日暮途窮的無奈之舉。

  2.不與政府正面沖突,以圖東山再起。李洪志接受了“法輪功”邪教組織在中國無視法律而進行“洪法”、“講真相”,破壞社會穩定而受打擊的事實和教訓,在這個問題上又有新動向。

  在2018年11月27日《致越南學員》中則教導越南的“法輪功”學員如何生存,如何東山再起。面對越南“法輪功”學員與政府對抗的問題,李洪志教給他們第一步的策略是,“面對世人的不理解,甚至政治的壓力,都不要用常人的辦法對抗,用善心去講清真相”。這是一個緩兵之計,其目的是想讓他們“講真相”。第二步是將越南政府對“法輪功”學員的依法治理說成是受中共的影響。在攻擊中國共產黨的同時,達到攻擊越南政府之目的。第三步是讓越南“法輪功”學員以修煉的方式對抗。他說:“在非常時間學員們要冷靜、目前不要舉行大型的講真相活動,更不要對抗。”以目前不對抗、不舉行大型活動讓他們以修煉來面對“修煉本來就是修自我,去執著……這個期間的個人學法練功為主,不要組織大型學法、練功活動”,并要求“靜靜觀察”,以待機而出。表面上看,李洪志是要求越南“法輪功”學員不與政府正面沖突,而實際上是讓其靜觀而行,其禍心不言自明。

  三、新邪說,花樣百出繼續蒙騙弟子

  1、逆歷史潮流而動成為“法輪功”邪教人員的又一追求。逆歷史潮流而動必然滅亡,這是歷史的規律。李洪志及其“法輪功”邪教組織不僅逆歷史潮流而動,反以此來標榜自己。李洪志在《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中為了攻擊和污蔑當今社會,他說:“在常人社會中,也同樣在這個社會五花八門的各種誘惑下,甚至在各種各樣人心的干擾下,很難避免陷進去,沾染這些東西。”沾染常人的東西該怎么辦呢?李洪志對他的弟子們也是有說法的,他說:“大法弟子都是在不斷地被我清洗,不斷地在阻止,才走到了今天,那還是和常人不同。”正是因為李洪志不斷地為弟子們清洗,使得弟子們與常人不同,這是李洪志的功勞,使他們變成與眾不同的怪物。為什么呢?李洪志說:“在這滾滾的洪流中,誰能不隨波逐流,誰能站那兒不動,這個人已經了不起了!不被帶動,這個人太了不起了。”可是大法弟子們呢?李洪志贊揚他們:“不但不被帶動,還逆流而上。”由此可見,逆歷史潮流而動是李洪志及其“法輪功”邪教組織的新特性。

  逆歷史潮流而動,李洪志不以為恥反以為榮,他贊揚弟子們“在人類的滾滾洪流中,你們逆流而上”,“整個宇宙都在被淘汰中,都在敗壞中,你們能頂著逆流而上”,“這樣就已經了不起了”!李洪志帶著弟子們逆流而上是“了不起”的事情,順理成章地將弟子們引入逆流而動是為“救人”,逆流而動是他們的新追求和新邪說。

  2、人妖顛倒,將弟子們引向妖魔鬼怪的不歸路。李洪志為了對弟子們進行精神控制,所用欺騙手段不勝枚舉:諸如想以彌勒佛轉世使自己以佛主的面孔出現,試圖順理成章、天經地義的成為轉世佛;有時寓意自己是唐太宗李世民轉世,以顯示文武兼備濟世救民。然而效果欠佳,不能做到預期效果,不能徹底教化其弟子時,或是弟子們因年老多病,自感成神無望,懼怕死神時,李洪志又施展讓弟子們徹底放下生死的邪招,他自己充當本為妖猴的孫悟空,大鬧天宮脫離三界,不受任何人的管制;又大鬧陰曹地府,到閻王那里在生死簿上劃去自己名字,從此再無死期。以此讓弟子們再無生死之憂,可以隨其無休止地“洪法”、“講真相”,長期為禍人間,給中國乃至世界的社會安寧造成危害,其目的是將“法輪功”邪教組織打造成人妖顛倒的鬼怪軍團。李洪志自己很清楚,“法輪功”邪教為禍人間26年來,眾多的弟子們被他騙的失去性命,為了“白日飛升”“天國世界”而有病不吃藥,走極端者比比皆是,其成仙、成佛、成神的畫餅越來越沒有誘惑力。對此,李洪志只有另辟蹊徑,拋出長生不老,永不死去的靈丹妙藥——成妖。

  李洪志在《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中說:“你們不能放松自己!一旦放松,舊勢力就有空可鉆,甚至于拿走你的性命。”他一面讓“法輪功”弟子好好修煉不放松,以免被舊勢力拿走性命,另一面還贊揚弟子們有的修煉的很好,舊勢力不能拿走你的性命。怎么辦?李洪志想出了一個新招——“所有大法弟子,都不歸三界管。”三界者,天地人。李洪志的弟子們都不歸三界管了,比神仙還自由,這是何等的自由啊!這就是李洪志借用孫悟空出來的原因。所以,李洪志才說出不著邊際而又能讓弟子們發狂的話語:“從你自己發心要修煉的那一天起,你就在地獄除名了。”在地獄除名了,與孫悟空一樣了,閻王也管不著了,能不讓弟子們發狂嗎?那么,大法弟子們死了怎么辦呢?李洪志說:“大法弟子如果死了,不會轉生,因為不歸三界管了,他不能在三界中轉生。”這下可真成了不生不滅的怪物了,弟子們的心愿滿足了。李洪志還進一步騙他們:“也不歸地獄管了,地獄也懲罰不了你。”既然地獄都懲罰不了他們,那么他們就可以隨心所欲干他們想干的一切勾當了,但是李洪志認為這樣也是不行的,不能讓他們無法無天。他說:“你只歸大法管。”說來說去,你還是要歸我李洪志管,還要被我控制。對于那些死去的弟子怎么辦呢?李洪志說:“那些早走的,不管是做的好,沒做好的或者是因為什么原因的,那些大法弟子都在那一個特別的空間里,在那里靜靜的觀察著你們,在那里等待著最后的結束。” 一個“靜靜的觀察”和一個“在那里等待最后的結束”就向弟子們吹響了“洪法”“救人”的沖鋒號,無聲的號召弟子們以黨和人民為敵,放下生死去搗亂破壞,違法亂紀。

  最后,李洪志還是將自己的本意告訴了這些天地都管不著的人妖顛倒的弟子們,“你們的生命就是為這個來的”,并且道出玄機:“別無選擇,真的別無選擇。”是啊,上了李洪志及其“法輪功”邪教組織的賊船,你就走上了一條不歸路。還是李洪志說得準確:“常人哪,他可以六道輪回,各界轉生;你們不能了,你們就是大法這件事情。”就那么殘酷,李洪志就讓他們永遠無路可回,弟子們也只能去充當妖魔鬼怪,只能在虛幻中滿足精神需求了此一生!

  四、亂象生,全年“講法”成了透風麻袋

  李洪志在《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中漏洞百出,到處亂象叢生,大有無可奈何花落去之感。

  1.“三退”數字造假,不打自招。“解法”過程中有人提出動員人退黨很難,不打自招地說出了十幾年來退黨鬧劇系自娛自樂、自欺欺人之真相。這也說明共產黨員是聽黨的話,經受住考驗的。不管“法輪功”如何蠱惑共產黨員退黨,黨的初心使命和鐵的紀律都使黨員堅定信念,決不隨波逐流。

  2.修煉治百病,不攻自破。一是“法輪功”癡迷人員不斷死亡,李洪志無力回天。關于“法輪功”學員不斷死去,也沒有見到一個“圓滿飛升”者,特別是眾多“法輪功”學員普遍認為其中原因之一是有一種不可抗拒的因素等諸多問題時,李洪志無法面對現實做出正確回答,只好又編造新邪說。一是,“有些人失去性命那可是給別人看的,是為了讓別人修”;二是,“這是舊勢力的安排,并不是這個人沒做好”;三是,“也有確實在修煉上放松的”;四是,“面對迫害,有的時候很無奈,找不著自己的問題在哪”。李洪志對前兩種失去性命者是想讓活著的弟子們效法,而對后面兩種死去者則是想讓弟子們對其痛恨。看來,李洪志對失去性命者既無責任又無同情之心。邪教猛于虎啊!二是默認“法輪功”學員去醫院看病,李洪志無可奈何。眾所周知,李洪志自開始傳播“法輪功”邪教以來,是從不讓學員去醫院看病的,并說吃藥是“將原來的業力又壓回去”,為此不知有多少“法輪功”學員因拒醫拒藥喪失生命。面對因病不醫而死去的蕓蕓眾生,李洪志只能放寬政策,讓他的弟子們死的慢一點、少一點,并說是學員自身的問題。一是,“作為新學員或者后期修煉提高不上去的學員,你出現病的時候,你上醫院沒有問題”;二是,“新學員,后期也自己知道自己修煉不上去,帶修不修的,出現問題了你可以上醫院”;三是,“你覺得我現在修的不好,還不行,頂不過去,那你上醫院,等你修上來以后你再做好點”。說來說去,李洪志還是不想讓生病者去醫院治療,即使是可以去的,也是修煉不好的,修不上去的。由此可見,李洪志修煉能治百病的邪說不攻自破。

   3.修煉者有常人之情,不言而喻。“放下名利情,圓滿上蒼穹。”這是李洪志一開始傳播“法輪功”時就提倡的東西,其目的是想讓他的弟子們修煉成不食人間煙火的怪物。二十六年過去了,他的弟子們還有很多人為情所動,因而它的指揮棒也就越來越不靈。李洪志《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中既然讓弟子們變成了脫離三界、閻王爺都管不著的鬼怪了,就不應該再為情所動了。所以,本次“講法”李洪志對“情”又有新要求,新邪說。

  一是修煉的人不被情帶動。他說:“不被情帶動,誰能說不被情帶動,那他太了不起了。”首先是“了不起”,然后又界定為“不被情帶動也只能是修煉的人”。這就用大概念將弟子全部界定其中,只要你修煉,你就不能為情所動,這也是李洪志對弟子們進行精神控制的必要手段。

  二是修煉升華到三界之外那部分不被情干擾。李洪志先將不動情者界定為修煉者的同時,又進一步以引誘的方式進行要求。他說:“即使它是修煉的人,也是因為他在修煉中明白了一個理的時候,升華出來的那部分升華到三界外邊來了,那部分就不被情干擾了”。這就要求你放下情的同時,還得抓緊修煉,盡快將自己升華到三界之外才能放下情,實際上是讓你時刻按照他的指揮去修煉。

  三是修煉好的那一面不被情影響。李洪志讓弟子們放下情修煉是有條件的,“大法弟子是理性對待情的,不被它影響那是不可能的。”這個“理性對待”就是要看弟子放沒放下情修煉,修煉時有沒有按師傅的要求,聽不聽指揮。按李洪志說的去辦就能修煉好,弟子們只能放下情無休止地修煉,只能順著李洪志的指揮棒去“洪法”“講真相”,去干危害社會的勾當,只能在妖魔鬼怪似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但事與愿違,李洪志要求了20年的放下情,卻又要在《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中大肆要求放下情,可見,“情”是修不掉的。李洪志的放下“情”使學員們走向了反面,仍有常人之情也就不言而喻了。

(責任編輯:辛木)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北京赛车pk10走势图 去澳洲留学如何赚钱 全民炸金花安卓版下载 有没有一款自动赚钱的软件 单机麻将免费版手机版 稳赚不亏 街机斗三公技巧 街头篮球2手游官网 重庆老时时彩360开奖结果 彩宝app免费下载 北京pk10官方走势图